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淄博根治白癜风的方法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1-18 23:47:0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淄博根治白癜风的方法,江西白癜风的症状,可以治疗白癜风权威的论坛,上海白癜风危害,禹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旬邑白癜风医院,激素治疗白癜风的疗效与副作用各是什么

  新华社“决心”号3月7日电 题:一起到南海“追梦”----记“决心”号上的女科学家们

  新华社记者张建松

  追求科学梦想,巾帼不让须眉。正在开展第三次南海大洋钻探的“决心”号上,不仅两位首席科学家都是女性,在整个科学家团队中,女性也几乎占了“半边天”。

  “决心号课堂”的女“班长”

  面对一管接一管从南海海底钻取的岩芯样品,有什么最新研究进展?

  每天中午,“决心”号上的科学团队都要在会议室“上课讨论”。IODP367航次项目经理亚当·克劳斯(Adam Klaus)是“班主任”,事无巨细都要关心;两位首席科学家则是“班长”,每天听取班级里的沉积、岩石构造、地球化学、古地磁、古生物、岩石地球物理等各个小组的汇报,带领大家从不同角度分析讨论。

  经常扎着马尾辫、穿着蓝白相间套衫的孙珍教授是“班长”之一。这位看上去充满了浓浓“学生味”的70后女科学家,来自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,是我国从事深海地质构造与模拟的权威专家,也是我国第一位担任国际大洋钻探首席科学家的女性。

  3年前,对地球系统科学前沿探索充满了热情与执着的孙珍,对我国开展第三次南海大洋钻探提出了自己的科学设想。“南海是我国深海研究最重要的海域,在洋陆过渡地带,我们已经做过大量的地震波研究,但那毕竟是间接的研究手段。利用大洋钻探,直接钻取南海的基底岩石,是我多年来的科学梦想。如今梦想正在变成现实,我深感幸运,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。”她说,“随着决心号越钻越深,揭露出的沉积和构造,都比我们原先的设想更丰富、更奇异、更瑰丽,南海的生命历程,也变得更加神秘和未知。”

  优雅的乔安·斯道克(Joann Stock)教授是“决心”号上的另一位首席科学家,来自美国加州理工大学,主要从事加利福尼亚湾被动大陆边缘破裂的科学研究,第一次来到南海。她说:“南海经历了新生代拉张和破裂过程,地理位置特殊,通过大洋钻探,和许多科学家一起合作,研究南海大陆岩石圈的破裂,有助于我对加利福尼亚湾进行比较研究。”

  两位首席科学家不仅在船上是科学团队的核心和灵魂,本航次结束后,还需协调整个团队进行深入的后续研究。“南海如此浩瀚无垠,如此神秘广袤,我们只有加强国际合作、加强各个专业交流沟通、相互碰撞,才能讲好南海故事。我们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科学梦想而来,我们是一群一起到南海追梦的人。”孙珍说。

  岩芯实验室的女“实验员”

  在“决心”号宽敞明亮的岩芯实验室,各种科学仪器发出阵阵响声,科学家们24小时“值守”在一管管从南海海底钻取的岩芯周围,描述它们的面貌、检测它们的身体指标、判断它们的身份和年龄。

  在这个科学家团队中,有来自美国、澳大利亚、意大利、日本、中国等国的多位女科学家。中科院南海所副研究员张翠梅6日在“决心号课堂”上介绍了自己对广东荔湾凹陷扩张前伸展构造的科学研究。

  荔湾凹陷处在地壳超级伸展的减薄带,与“决心”号正在钻探的南海北部洋陆过渡带密切相关。大家不停地提出问题,讨论热烈。

  研究南海“分子化石”的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李丽教授,在船上承担了岩芯样品中“顶空气体”和碳酸盐分析等工作。为了确保钻探安全,样品中的气体含量和成分需要在第一时间测出来。每当船上广播响起“Core on deck”(岩芯到甲板了)的通知,总能看到李丽拿着采样瓶,迅速采好样品后,就奔到楼下的实验室。

  占据沉积物颗粒间孔隙的“孔隙水”,也具有重要科学研究价值。分析其中主量和微量元素的变化,得出孔隙水“浓度-深度”曲线,就可用来“示踪”沉积物的生物地球化学过程。

  在“决心”号上研究孔隙水的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陈毅凤副研究员,曾经在挪威海、日本海槽、墨西哥湾等海域都做过相关研究。她说:“在国外学习工作多年,终于能将自己所学到的知识和经验,用于研究我国的南海,这是我感到最开心的事。”

  与有孔虫打交道的女“教师”

  作为世界最古老的生物之一,有孔虫是地球沧海桑田变化的“见证者”。

  它们的身影最早出现在5亿多年前的寒武纪,在古生代的石炭纪和二叠纪,有孔虫家族进入极盛时期;在中生代初期,一度有所衰退;但是从侏罗纪开始,又再次勃兴,白垩纪再次进入极度繁荣。第三纪则是有孔虫的全盛时期,其中有许多分支都延续到了现代。

  因此,有孔虫成为古今海洋环境对比的优越“指示生物”,被广泛应用于生物地层学、古海洋学和古气候学等诸多科研领域。在“决心”号上,来自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的黄宝琦副教授,每天都与有孔虫打交道,在每一管岩芯样品中寻找标志性的有孔虫“面孔”,进行生物定年。

  “从南海海底钻出来的岩芯样品,完全超乎想像,几乎每天都能发现新的东西。这虽然与理论的模拟有些差异,但也正因为如此,更令人感到吃惊、感到兴奋。”黄宝琦说,“截至目前,我们已经发现了生活在3000多万年前的有孔虫属种。也就是说,这里的地层年龄至少有3000多万年。南海的前半生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?这是最吸引我们的科学魅力所在。”

  黄宝琦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海洋微体古生物学家,还是一位十分热情的科普老师。利用“决心”号上的视频传播设备,她与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、北京大学附属小学,北京北达资源中学,北京朝师附小西坝河校区,广州天河中学等多所学校的学生们,都进行了视频连线,将正在南海开展的大洋钻探“直播”到课堂,深受学生们欢迎。

  “每一个孩子都承载了家庭的梦想、国家的希望。我希望能将更多有趣的科学领域介绍给他们,引导他们有更开阔的科学视野,树立更高的人生理想。”黄宝琦说,“重视科普,这是我的恩师、同济大学汪品先院士对我们的言传身教。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,我们需要像他那样树立高度的社会责任感,才能将科学精神代代相传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大渡口白癜风医院